女公关的夜生活自述 富婆借精生子 小说陋俗之借种

男女 南宁网 评论

女公关的夜生活自述 富婆借精生子 小说陋俗之借种 3年前,我从海南一所大学毕业后,在海口一家公司做文员。公司在滨海大道一栋20多层的写字楼里,每天出入着衣着光鲜的白领男女。在这些人群中,我就像一只丑小鸭,拿着微薄的工资,每天做着整理文案、打打

  女公关的夜生活自述  富婆借精生子  小说陋俗之借种

女公关的夜生活自述 富婆借精生子 小说陋俗之借种

  3年前,我从海南一所大学毕业后,在海口一家公司做文员。公司在滨海大道一栋20多层的写字楼里,每天出入着衣着光鲜的白领男女。在这些人群中,我就像一只丑小鸭,拿着微薄的工资,每天做着整理文案、打打开水等一些琐碎的事情。

  公司的宿舍在海口海景湾花园小区,那时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和我住在一起的同事程炎———一个比我大7岁的四川女孩,外表靓丽、泼辣能干。

  她的工作做得很出色,业余生活也丰富多彩。每天晚上,总有男人约她吃饭、跳舞,有时打电话,她会毫不忌讳地当着我的面和男人缠绵。

  我个性内向,几乎没有自己的社交圈。程炎有时晚上出门前,总会和我开玩笑说,晓蕾,你总呆在屋里干吗,出去找个男人谈谈恋爱啊,别浪费大好青春哦。我被她说得面红耳赤,可是,时间久了,心里却积蓄着一种渴望。 爱上他在一瞬间

  与周峰的相遇很偶然。那天早晨去上班,我和程炎,还有另一位女同事刚刚走进电梯,他就从后面赶上来,程炎故意恶作剧地按了关门键,幸亏我当时眼疾手快,在门将要合上的刹那,将门按开。他走进来,扫了我们一眼,我们三个都低头忍不住想笑。他却静默着,表情平静。

  他就站在我身边,离我不到30公分的距离,笔挺的西服,高高的个头,一个线条清晰、干净利落的男人。

  他到了,走出电梯的瞬间,他忽然转过身,微微笑着对我说,刚才是你按的吧,小丫头!我的脸在那一瞬间刷地红了。

  我和周峰就这样相识了。后来,我从公司同事那里得知,他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副总。35岁,北京人。除了我,那栋大厦里没有人不熟悉他的。他开着一辆白色的本田,我还知道他有家庭,有情人……

  不知为什么,即便知道周峰这样的男人,是不会将我这样平俗的女孩放在心里的。可是,每次,我上电梯的时候,却莫名其妙地会有一种期待,期待能再次碰上他。

  我甚至想去他的公司找他,可却苦于找不到合理的借口。现在想来,如果说我爱上了他,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。就在这种莫名的期待和隐隐的伤痛中,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。

  那时,我已成了程炎身边的小跟班。我和她一样,每天化着淡妆,穿着职业装去公司上班,晚上,偶尔穿着吊带短裙,悠闲地出入一些咖啡厅、酒吧。

  那时,我们常去的酒吧是海甸岛的鸭尾溪酒吧,那里的吧妹见到我,都会亲昵地称呼我为“江西妹”(我老家在江西)。

 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有一天晚上,我竟然在那间酒吧里碰到了周峰。那天晚上,大约10点钟左右,程炎另有约会,将我一个人丢在酒吧。我刚想离开,一个男人在我身边坐了下来,“小丫头,还记得我吗?”昏黄的灯光下,我看到那个在我记忆中默读了半年的面庞。

  我心里有惊喜,也有说不出的紧张,于是,和他喝着酒,却不知说些什么好。我想告诉他,那天恶作剧的人不是我。

  可是,有必要吗,也许应该让他误会下去。不知道是人的作用还是酒精的作用,我的眼神渐渐有些恍惚。后来,我听见他俯在我耳边对我说:“小丫头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我点头,有一种迷醉的感觉。

  我听话地上了他那辆白色的本田车。而后,车子在夜色中行驶着,最终停在小区门口。我迟疑了一下,刚想下车,周峰却忽然拉住我的手,将我揽进他的怀里。

  一切发生在无声无息中。他先是很小心地吻了我的唇,而后,他的动作热烈起来。后来他几乎是一手揽着我,一手重新启动了车,车缓缓离开了小区。

  十几分钟后,车在靠海的马路边停下来,我的耳边隐约有海风呼呼掠过的声音。周峰疯狂地将我抱在后排座位上。他的手从我光滑的脊背上滑下去,而后接踵而来的感觉中有几分饥渴,也有几分隐忧。

  我的身体渐渐躁热起来……直到如今,回忆起那晚,仍显得不太真实。

  那狭小的空间里,匆忙而狂热的拥抱、刺痛、灼热,一切与我想像中和所爱的男人那种身体的交融缠绵完全不同。而那晚,他那种让我无法驾驭的轻车熟路,让我自己就像是一只羔羊,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,从一开始就无法逃离。

  那天凌晨我才回到宿舍。因为第一次晚归,程炎当时还笑我说,是不是和男人约会去了?如果明知没有结果,就不要当真,当真了,伤心的只会是自己。我明白她说的话。但还是心存一丝希翼:我不希望我只是他暗夜里的一个过客。

  我的哭泣是为了谁

 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,在去公司的路上,我碰到了周峰。他的车在靠近我的马路边停下来,隔着绿化带,他从车窗里向我打招呼:“小丫头,要不要搭我的车啊?”他表情轻松自然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我愣了一下,冲他摇摇头。

  他的车开出好远了,我的表情还僵在那里。那一刻,我很清醒,我和他,无论身份还是背景,都注定不可能再有什么后来。

  而我和他那晚发生的一切,在他眼里,只能定义为一夜情,谁也不用为对方负责任。

  但事情完全出乎我的预料。一个多月后,我发现我的胃口有了变化,而且,我的月经也很久没有光顾。我开始坐立不安。

  去医院检查后,我确定了怀孕的事实。回来的路上,我失魂落魄,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充溢着我的内心。最终我哭着打电话告诉了他。

  周峰的第一反应是吃惊。而后,他在我断断续续的哭声中,渐渐冷静了下来。他说,小丫头,别害怕,我带你去医院。

  为了避免碰到熟人,周峰带我去了府城一家偏僻的私人诊所。因为胎儿已过了药流的期限,我走进了手术室。躺在那间简陋的阴森的房间里,我感受到的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……这种恐惧的经历以至于后来无数次在梦中出现。每次,都让我惊出一身冷汗。

女公关的夜生活自述 富婆借精生子 小说陋俗之借种

  从医院出来,坐进周峰那白色的本田车,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。我无法解释那些泪水的意义,究竟是为爱、为他还是为那个已夭折的小生命?

  也许,都不是。我只是很可怜自己,那些泪水,只能用以抚慰自己而已。

  回去的路上,周峰一直没说话。太阳不大,他却戴着墨镜,我看不到他的表情。临下车的时候,他拉住我的手说,小丫头,请个假,好好休息两天就好了!

  我们俨然已成陌生人

  那天晚上,我伤心地倒在程炎的怀里哭个不停。程炎叹息着对我说,晓蕾,别伤心了……让一切都过去吧。

  是啊,让一切都过去吧。对周峰来说,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。而对于我,过去的只是时间,留下的却是心灵和身体上永远的疼痛。

  几个星期后,有天下班,我在公司楼下看到周峰的本田车,同时看到车的副驾驶位上坐着一个年轻妩媚的女人。

  我想,那个女人大概就是传说中周峰的情人吧。我将自己的视线转向别处,装作泰然地走过他的车旁,而心里,却有生生的疼痛划过。

 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,后来我离开了那家公司。记得,离开之前,我在大厦的楼下又见过周峰一次,但那时他已不再称呼我为“小丫头”,而是淡然地点点头,便擦肩而过。我们俨然已成了陌生人。

  像风一样的一夜情,风一样飘散在夜色之中。。。。

  每一段爱情的发生总会有它值得开始的理由,就像每一段的爱情总会有让人心醉的时刻。小米的爱情故事是平凡的,没有电视剧中的那样轰轰烈烈。其实当我们从爱情进入到婚姻时,心里总会觉得自己的爱情终于开花结果了。可是结婚后,让我们尴尬的是,婚姻并不是爱情的天堂,有的更多的是无奈与苦涩。

  修车工爱上打工妹

  与信亮相识是在文昌的一间蛋糕房打工期间。有一天,一个男生来我们店找我们店里的蛋糕师傅,我认出他是隔壁店的修车工,所以友好地朝他点点头,他腼腆地笑笑就朝着后台走去,后来我经过的时候,听到他在和蛋糕师傅打听我的名字,蛋糕师傅问他为什么,他说,我很喜欢笑,而且我笑起来很甜很可爱,让人感觉灿烂。我在后面听得心花怒放,很开心,但我对他没有什么印象,所以没有当回事。

  可是没想到信亮马上就过来找我了。“嘿,你叫小米是吧?嗯,我想问你,明天有没有空,我想请你到舞厅去玩。”从小我妈就怕我受欺负,所以一直让我不要和陌生人搭讪,所以我拒绝他,说我没空。他尴尬地笑笑,走开了。

  我以为他就这样死心了,可是没想到,他竟然跑去问老板娘我住哪。老板娘就告诉他了。因为他和老板娘是亲戚,我又和老板娘是楼上楼下,所以他每一次都要跑到我这里和我打招呼,有时还会在我这坐坐。

  我们已经很熟了,说句实话,我还是愿意与他聊天的,但与他不来电,总感觉缺少点什么。我知道他喜欢我,他对我的好,我并不领情,他有时会赌气几天不到店里来,但最后还是他顶不住跑过来找我。爱不明了,我们之间的交往就像是一场马拉松似的,似乎永远没有尽头。

  我选择了他做男朋友

  让我们真正开始交往的是一场闹剧。有一天,老板娘忽然对我说,要我和同住的小荷其中一个人能同意嫁给她的堂弟。我们都不同意,她堂弟长得很丑,更严重的是他眼睛是瞎的。可是老板娘话里藏话意思是如果我们不嫁给她堂弟,我们就要卷铺盖走人!

  我们很害怕,我们那时太小了,就担心失业回到家挨家人的骂,我想如果我们有男朋友的话,老板娘就对我们无可奈何了吧,于是我选择了信亮,起码信亮是一个比老板娘堂弟优秀一千倍的男人,如果两者之间让我选择的话,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信亮的。就这样,我和信亮开始交往了。

  说真的,信亮对我真的很好,经常约我去看歌舞表演,请我去吃饭什么的。可是他自作主张的一件事却让我好尴尬。有一次,他跟我说,他的一个朋友结婚,希望我也去。我就答应了,可是他却带我去了他家。

  当走近他家家门的时候,他爸爸妈妈七大姑八大姨都像看稀有动物一样看着我,我好羞。当然我不是不喜欢去他家,可是我还没打算那么早去他家啊,弄得我像快要跟他结婚似的,他应该先与我商量吧。当然他家的人都很喜欢我,直夸我有礼貌,人又长的可爱什么的,他伯父还说,我胖嘟嘟的,没让我羞死。但我心里还是甜甜的,他能把我带回家见他的父母,说明他真的很在意我。

  的袖子还被撕破,脸上除了一些抓痕身上还有几处淤青。她躲在角落里不停地哭,我跑过去问她怎么了,最后她告诉我,她被老板娘的堂弟给猥亵了。天啊!就是那一个眼的瞎子!我真的不敢相信他对小荷做出这样的事情!

  让我震惊的是我刚一回到海口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。我刚一进门,就看见同屋的小荷衣衫不整,她的袖子还被撕破,脸上除了一些抓痕身上还有几处淤青。她躲在角落里不停地哭,我跑过去问她怎么了,最后她告诉我,她被老板娘的堂弟给猥亵了。天啊!就是那一个眼的瞎子!我真的不敢相信他对小荷做出这样的事情!

  我问小荷怎么办。她只是伤心地摇摇头说她不知道。最后,老板娘给小荷一笔钱打发她回家了。小荷临走的时候跟我说: “小米,现在只留下你一个人了,你一定要尽快搬离那个地方,和信亮在一起,我真的害怕连你也遭到什么不幸,你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!”

  “跟我回家,到我家去住,我不能眼看着你被人欺负,我会养你,绝不会让你冷着饿着。”信亮得知情况后,毫不犹豫地让我马上辞掉工作,到我的住处将东西收拾好,直接把我领到他家去住。那一刻,我真的好感动,我一个外来的打工妹,没有靠山,没了工作连住的地方都没有,有了信亮的我感觉很宽慰,我像一只面对风雨即将到来的小鸟,怕受伤躲入他的怀里。

  1998年我们结婚了。信亮对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好。记得我坐月子的时候,他想办法给我补身体,喂我吃饭,我睡觉时,他在一旁哄孩子,有时还怕孩子哭吵到我,他就把孩子抱到外面去哄。他还跟我说: “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对你不好,只要有我在,我永远都会对你好的!”我真的很幸福,我有一个疼我爱我的好老公。

  如果说,婚前我不够看重信亮的话,那么我一定要说,女人在结婚之后,她的眼中除了老公就是孩子。我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。有了孩子后,他更勤奋了,早早去进货,用他的话说,他要赚很多的钱,让我和孩子过得幸福,看他那么疼我和孩子,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,日子过的欢乐而又充实。

  老公和女邻居有私情

 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发现信亮变了。有一次,我去买早餐,那个卖早餐的却对我说: “小米,你不觉得你老公最近怪怪的吗?他和隔壁那个女人走得很近哦,每一次那女人一上麻将桌,你老公就一定会打的,他们俩的眼神都不太对啊!你要小心啊!”她说的那个女人是我的朋友,她的家就在我家的隔壁,我有什么事情都跟她讲,她也会经常来我家串门。婚后我和信亮一起经营一个服装店,因为上午的生意很冷谈,所以信亮就会和邻居们打麻将。他的出轨就是在打麻将中出现的。

  开始我也没注意,因为和他打麻将的都是一些邻居,大家都处得挺好的,从来就没出过什么事。可是我看见的不容我不相信。

  但别人说老公有外遇的话多了,不能不让我疑心,后来,我发现信亮老是不爱回家,或者回家很晚,问他他总说与朋友在一起喝茶聊天,后来连话也不爱和我说了,对我冷淡,对家里的事甚至生意上的事也不放在心上,凭女人的直觉,他应该是有了别的女人。

  有一晚上,我刚刚进货回来,我在一旁整理东西,信亮一直在一旁吸烟,没有和我说一句话。过了一会,打麻将的人也都来我们店了,开始他没什么兴趣,可是没几分钟那个女人过来了,信亮马上就站起来主动打招呼,两人一起聊得眉飞色舞的,我看得怒火中烧。

  在大家一起打麻将的那一段时间,我一不留神,就发现他们两个都不见了,于是我马上跑到那女人的家,她丈夫说她不在家。我马上跑去茶楼那里,我看见他们两个坐在一起喝茶,他们样子挺亲密的。

  我当时很想冲过去骂他们,可是我没有勇气冲过去质问他们,我怕我们大家都会没面子。等到他回来的时候,我问他为什么和那女人一起喝茶?他冷冷地说了一句让我无语的话: “我们一起喝茶又不能代表什么?”

  是的,一起喝茶说明不了什么,但我清楚他与那个女人的关系,他现在对我很冷淡,让我很寒心,我不敢再追究什么,大家真的撕破了脸,吃亏的是我,可我心里很痛苦,又不敢说出来,这段时间我经常晚上睡不着觉,动不动就哭,整个人都瘦了10多斤!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?我不想让这个家散了,可是信亮又不把问题好好摆出来和我沟通,我到底怎么办才能维持这个家呢?

女公关的夜生活自述 富婆借精生子 小说陋俗之借种www.thegioitoi.com/nannv/83264.html